1. <strong id="zcxzf"><source id="zcxzf"><font id="zcxzf"></font></source></strong>
    2. <dd id="zcxzf"><pre id="zcxzf"></pre></dd>
            1. <span id="zcxzf"></span>
              <s id="zcxzf"><acronym id="zcxzf"></acronym></s>
            2. 您現在的位置:新聞首頁>明星娛樂

              星球部落游戲害人傾家蕩產_網絡直播密布賭博陷阱

              2020-01-04 12:29溫州市教育國際交流協會編輯:admin人氣:


                此生最后悔的事,就是下載了這個叫“星球部落”的直播軟件,我恨星球部落,咬牙切齒地恨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原本安靜平穩的生活,因為這個直播平臺而支離破碎,如今我負債累累,過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生活,其實壓根就稱不上生活,只是茍延殘喘地活著罷了。現在很怕見到美好事物,甚至怕看到別人開心的笑。真好啊,還能笑得出來的生活真好,但已經不屬于我了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起因是2016年12月,一次跟朋友聚會,談起當下年輕人最流行的社交娛樂方式是玩網絡直播。網絡直播倒不是個新鮮概念,之前也知道,只是未曾涉及。經聚會時朋友這么一提,引發我的好奇心。回家后下載了一些直播軟件,有花椒、映客、一直播等,都還好,無非是主播表演才藝,有些才藝確實不錯,就充了幾百塊錢,送了些小禮物。在“一直播”沒打賞禮物,因為看到杜子建這老家伙,一邊在那里夸夸其談一些淺顯的人生道理,一邊對玩家罵罵咧咧彰顯個性,很有些為老不尊的樣子,極不喜歡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對網絡直播這一新鮮事物有所了解就夠了,畢竟不是年輕人,沒那么多時間和精力來消耗,于是就把這些平臺逐一卸載。如果事情到此為止,花了幾百塊,了解一下新鮮事物,也不是什么壞事,對生活也沒什么影響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可能是鬼使神差,當時和這些平臺一起下載的,還有個叫“星球直播”的平臺,偏偏我又點擊了進入。現在才知道,我手指的一次輕輕點擊,竟將自己點進了萬劫不復的深淵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星球直播的直播間里有些奇怪,主播不表演才藝,甚至很少聊天。偶爾的話題是聊直播間里開設的一些小游戲:“哥,我說出1吧,你偏偏懟了3”“艾瑪,平了,恭喜哥啊”。這讓人挺納悶,下注就下注吧,懟是個啥意思。后來才知道,這是平臺的規定用詞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游戲有牛牛、貓鼠亂斗、智勇三張啥的,名字挺卡通,其實就是簡單的競猜游戲。系統給發兩幅或三幅暗牌,開牌之前玩家下注,贏了獲得多倍游戲幣獎勵。我大概看了下,輸的多,贏的少。可能是好奇,也可能是聽主播和玩家聊的內容插不上話,也想了解一下。于是充了幾十塊錢去玩那些小游戲。很快就輸光了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這下激起我不服氣的心理了,剛那局明明應該贏,連出了七把貓,按幾率也該出把老鼠了吧,下把極有可能就是老鼠。于是又繼續沖錢買游戲幣。就這樣,斷斷續續玩了幾天,一共大概花了兩千多塊錢,有些心疼,不打算玩了,錢又不是風吹來的。可幾天都在輸,一點滿足感都沒有,可能是太謹慎,不敢下大注。說實話,看那些下大注的玩家一次贏幾十萬上百萬游戲幣,還真是有點羨慕。但又想想,贏來的也只是游戲幣,我跟主播非親非故,犯不著那么多錢贏游戲幣給她送禮物。        最后一天一次沖了一千塊,反正不打算玩了,就下幾把大注,無論輸贏,玩完就卸載。因為有了放縱一下的想法,一千塊很快又輸了,又五百一千地充了幾次。在印象里好像有五六千了,不行,玩大了,輸不起了,不能再玩了。查了下銀行短信,嚇出一身汗,以為只充了五六千,結果信息提示,已經充了一萬三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天吶,一月工資才多少錢,這么下去不是要傾家蕩產嗎。最后手里還有一萬游戲幣,合人民幣一百塊。索性全押在了平上。輸了就此結束吧。給主播打字說,不打算玩了,這么輸下去招架不住,最后一局了,小姑娘再見。可出乎意料的是,最后一萬游戲幣居然押中了平局,返了22萬游戲幣。幾局后又中了一把平,手頭有了四十萬游戲幣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系統跟我開玩笑吧,打算卸載了,反而贏了。這時主播問,哥贏了嗎?我說贏了四十萬。主播就讓我加她微信,說有事兒告訴我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微信里閃出主播一個笑的表情,我回了個微笑。后來的對話內容大致如下:
              “哥,贏了就換了吧,別又輸出去了。”
              “啥換了?”
              “就是把游戲幣換成人民幣呀!”
              “啊,還能換錢啊?”
              “能呀,你不知道啊?”
              “我真不知道,咋換的?”
              “一百換八十”
              “?”
              “你給我刷價值一萬星星的禮物,我給你返八十塊人民幣。因為平臺要扣掉15塊,我自己只能得五塊錢。”(星球部落的游戲幣叫星星,一百塊人民幣等于一萬星星)
              “哦哦,刷啥禮物?”
              “你點開禮物箱,里面有個星球寶寶,五千游戲幣一個,也就是五十塊人民幣一個啦”。
              按主播指導,刷了三十萬星星的禮物。微信對話框,閃出一條可愛的轉賬提示。點開,真是2400元現金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天吶,居然有變現的途徑,那我如果小心一點,摸著點規律,應該能把輸掉的一萬多贏回來吧。一萬三呢,我要辛苦干兩個多月才能賺回來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當我腦海中閃出這個念頭的時候,其實我已經掉進了一個深不見底的賭博陷阱。但當時真是毫無察覺。接下里的兩個多月的時間,我無時不處于一種渾噩的狀態。除了游戲,對任何事物皆不感興趣。每天滿眼血絲通宵達旦地盯著手機屏幕,連夢里都是游戲畫面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當輸掉十幾萬的時候,我進行過強烈的思想掙扎。每次充值前腦海中都有兩個我在激烈對抗。一個說,“你這個傻X,天底下頭號大傻X,決不能再充值了,現在還反應不過來嗎?所有主播都在平臺授意下兌換人民幣,平臺還參與分成,這就是個再明顯不過的賭博陷阱!這種平臺,用腳后跟也能想到,后臺控制著每局游戲的輸贏,你絕不可能贏回來,趁現在還沒傾家蕩產,趕緊收手吧!”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另一個聲音卻在說:“唉,不繼續玩怎么辦,怎么給家人交代,十多萬,你要兩年時間省吃儉用才能攢出來呀!小心一點,游戲多少還是有些規律可尋的,每天記錄每局游戲的走勢,大概摸著點規律,贏了就跑,不要貪心,應該能慢慢賺回來。”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后來我了解到,那些所謂的規律,其實就是陷阱中的陷阱,當你以為摸到點規律的時候,開始下大注。規律就立馬變了,你的投入血本無歸。那些看似在游戲里經常押中22倍的玩家,多數是平臺的托兒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我陷入了明知錯誤,卻又難以自控的狀態,每次充值的時候,我的手指都抖得厲害,滿頭是汗。偶爾轉頭看鏡子,一張頹廢、扭曲、蒼白、失魂落魄的臉。幾乎認不出那是自己。可是,可是……可是最終,手指還是點下去了。就這樣一次次唾罵自己,一次次被可能贏回來的僥幸心理緊緊攥住,往某個漆黑的地方越來越深地沉下去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差不多兩月時間,我不敢回家,盡量以加班為借口待在辦公室或宿舍。結果不言而喻,我不僅輸光了卡上30萬的,又向朋友借了6萬,還透支了光了兩張信用卡的額度,還有網貸的十萬塊。(家里的錢,愛人一直是交給我保管,因為在生活中我從不涉賭)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愛人提出離婚,我跪下來淚流滿面,不是祈求原諒。我說該離,我是個罪人,對不起你,對不起媽,更對不起彤彤。彤彤是我的女兒,只有十歲。愛人哭著說,房子留給你,賣了吧,把賭債還了。以后你也不要再來打擾我和彤彤。我跪在那里泣不成聲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賣了房,還了賭債還剩二十四萬。留了兩萬,其余的交給母親保管。然后去了杭州,找星球部落公司交涉無果,報了警。新津報、江西電視臺、浙江電視臺、北京電視臺和北京日報,相繼報道了星球部落的涉賭事件。媒體曝光后,星球直播名稱改成了星球部落。可這個平臺像背后有大妖支撐似的,在事實明確,多人報警多家媒體曝光之下,依然屹立不倒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按理說,此事本該就此畫上句號。大劫也罷,人生的大災也罷,既然已經發生,報警無果,就該自己慢慢站起來,生活還得繼續。可厄運偏偏沒有就此放過我。星球部落害我傾家蕩產、妻離子散,這個說法我一定要堅持討下去的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今年八月,給杭州警方打電話詢問案件進展情況。卻總找不到負責這個案子的警官,只好給杭州110反應情況,報警中心督促派出所給我回電。電話里再三詢問,警官才說是立了案的(我頗持懷疑態度,到目前我并未收到立案通知,也沒未收到不予立案告知書),再問案子有無進展,對方回答不清楚,具體辦案的民警不在。從玩家第一次報案,到現在已經歷時一年半,星球部落仍在繼續運營,游戲幣與人民幣的兌換也從未終止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我想必須自己去收集些證據,再去杭州市局報案。于是再次下載了星球部落……我簡直沒臉再敘述下去。當我登錄這個曾讓我傾家蕩產的平臺,在已經有心理戒備的前提下,竟然再次被賭博的圈套陶牢。本想收集些游戲幣和人民幣兌換仍在繼續的證據,充了一千塊,結果居然贏了一萬多。僥幸心理的惡魔再次膨脹。要命的是,我的支付寶竟然綁定了交給母親保管的那張銀行卡。結果就是我再次輸光了銀行卡上的錢,并欠下十多萬貸款。原本開始透出一絲藍色的天空,再次被厚重的烏云覆蓋,我已經不想說什么后悔的話了,也沒資格再說。只是每次看到母親越來越消瘦的身體,我都心驚肉跳。萬一母親出任何狀況,我完全沒有應對的能力,我的人生是恥辱的,不僅不能照顧家人,連自己都活得朝不保夕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世界再度坍塌,睜眼連陽光都是灰暗的,成天腦子里像蒙了一層毛玻璃,渾渾噩噩不知所措。偶爾出門,過馬路,走到一半了才發覺是紅燈。整個人就像一具行尸走肉,生無可戀。找星球部落拼命的念頭,一次次在腦海中起起伏伏。可真這么做了,母親怎么辦,如何承受得了白發人送黑發人的悲劇。彤彤怎么辦,無辜的孩子還要落下恥辱的心理陰影。可不拼命又能如何,四十多歲的人了,卻被壓至難以掙脫的深淵里,也再無時間一步步爬上來。走到今天這一步,是我咎由自取,活該!但星球部落更罪孽深重。進入平臺的玩家,沒一個主觀上有賭博意愿,卻被這個打著直播幌子的平臺一步步誘惑成了賭徒。還有一點,倘若去年報案,星球部落就被查處,也不會有那么多人繼續掉進這個陷阱里。我再次登錄平臺的時候,看到不少80多級的玩家,按這個級別,都該是輸了一百五十萬左右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我不明白這個世界到底怎么了,傷天害理卻沒有報應。我也不知道自己該怎么做,但有一點是肯定的,不能放過這個害人平臺,不能放過那個叫王X的后臺老板,一個八零后的年輕人,看上去衣冠楚楚,心怎么那么黑,去年還在互聯網大會上接受媒體的采訪,侃侃而談,看上去簡直真像個具有開拓創新精神的青年企業家。可又有多少人知道,星球部落從最初注冊資金不過一百多萬的一個小公司,短短兩年市值破億的背后,是多少無辜用戶的血汗堆積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現在心里矛盾沖突得厲害,如果真下定絕心,這篇東西全當是我的……
                  
              2018年8月27日
              17年充值截圖
                
              現在的充值截圖
                
              賭博游戲截圖,四十秒一局的游戲下注一百四十一萬星星,合人民幣14100元
              (來源:未知)

              • 凡本網注明"來源:溫州市教育國際交流協會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溫州市教育國際交流協會,轉載請必須注明溫州市教育國際交流協會,http://www.iphonebodyshop.com。違反者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              • 本網轉載并注明自其它來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,不承擔此類作品侵權行為的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轉載時,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作品來源,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
              • 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等問題,請在作品發表之日起一周內與本網聯系,否則視為放棄相關權利。






              圖說新聞

              更多>>
              也沒有曬出那英 離婚 的實錘

              也沒有曬出那英 離婚 的實錘



              ?
              优优影视-官网